很酷不聊天

今儿新得了一方上好的黑檀镇尺。
张老师说了,此物功能性强:既能够书桌之上佐纸笔,又可以闲来无事打屁屁。
我试了试确实趁手得很,不过思来想去还是该把年前欠下的秾芳诗帖写了才好。
毕竟夏天到了,又燃起了我写扇面儿的小心心。

评论